1
2
3
4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公司信息
组织结构
公司团队
网站公告
翻译资讯
常见问题
专业词汇
行业规范
质量保证
合作流程
隐私保密
实习基地
人才招聘
联系信息
  翻译语种(笔译)
  英语翻译  德语翻译
  日语翻译  法语翻译
  韩语翻译  俄语翻译
  英语口译  德语口译
  日语口译  法语口译
  韩语口译  俄语口译
  泰语翻译  越南语翻译
  意大利翻译  西班牙翻译
  葡萄牙翻译  印度语翻译
  马来语翻译  波斯语翻译
  冰岛语翻译  老挝语翻译
  丹麦语翻译  瑞典语翻译
  荷兰语翻译  藏族语翻译
  挪威语翻译  蒙古语翻译
  拉丁语翻译  捷克语翻译
  缅甸语翻译  印尼语翻译
  希腊语翻译  匈牙利语翻译
  波兰语翻译   乌克兰语翻译
  芬兰语翻译  土耳其语翻译
更多翻译语种
     首页 >>  关于我们>>  翻译资讯
 


李长栓教授:翻译中的6W1H

发布者:上海翻译公司     发布时间:2019-7-17

  李长栓教授认为,要做好翻译必须具备几项条件:
  熟练掌握两种语言。
  掌握翻译的理念和技能;
  具备相关专业知识。
  如何掌握翻译的理念和技能?


  翻译理念:
  译者是沟通者,必须自己完全理解,才能够准确地翻译。翻译不是掌握了句型转换技巧、词性转换技巧等雕虫小技就可以来做的事情。任何不以理解为基础,而是建立在结构转换基础上的翻译训练(包括机器翻译)都是徒劳无功的。
  翻译技能:
  为了理解,学生需要具有宏观思维能力,批判性思维能力,调查研究能力。
  其中,宏观思维能力包括 6W1H ,也就是Who is speaking to whom, about what, when, where, why and how?即:作者是谁,对谁说话,说了什么,说话的时间、地点、原因和方式。
  为了准确表达,学生需要具有写作能力。写作中也需要批判性思维和研究能力。比如,为了确定一个词(概念)的译法,也需要查阅大量资料,进行分析判断,作出选择。


  下面就翻译中的6W1H展开细说。
  李长栓:翻译中的6W1H
  这是我评阅联合国第14届圣杰罗姆翻译竞赛后的感想。请在网上检索“第14届圣杰罗姆翻译竞赛”获取原文。
  ***
  译者完成任何一项翻译任务,都需要回答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可以归结为Who is speaking to whom, about what, when, where, why and how?即:作者是谁,对谁说话,说了什么,说话的时间、地点、原因和方式。
  Who, to Whom and why
  本文作者Conor Pope是爱尔兰时报消费者事务记者(Consumer Affairs Correspondent)兼价格观察编辑(Pricewatch editor),同时他还是爱尔兰有名的消费者权益倡导者,消费者电台节目(Consumer 999)主持人,拥有英文和哲学学士学位。在爱尔兰时报Pricewatch栏目中,Conor Pope通过回答消费者提出的问题教给人们如何经济地消费,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辛辣地指出商家的营销陷阱。综合自己多年来在消费领域的见闻和思考,Conor Pope于2007年出版消费者建议书籍Stop Wasting Your Money,旨在帮助消费者避免盲目消费,节省金钱。
  翻译时需要关注的另一个whom,是译文的读者。由于译文和原文读者来自不同语言、社会、文化背景,原文读者熟知的事物,译文读者不一定清楚。译者要根据译文读者对原文各种背景(客观或假定)的了解,决定在多大程度上简化、归化(用中国文化中的类似事物代替)或补充,比如本文出现的Harrods、perma-tans、Escher print、Irish、Penney’s leggings、M&S t-shirt。
  When and Where
  本文摘自爱尔兰时报(The Irish Times)的“生活时尚”板块,刊登日期为2018年8月29日?!栋际北ā肥前嫉闹髁鞔蟊?,创建于1859年,总部位于首都都柏林。该报每日出版,主要报道内容覆盖:时事政治、体育、经济、社会、生活、文化、汽车、求职等?!吧钍鄙小卑蹇樘峁┕赜谝?、家居、健康、家庭、旅游、汽车、时尚等话题讨论,观点贴近生活,语言轻松幽默。本篇文章刊登在人物专栏,介绍了作者在英国伦敦的豪华百货商场中的轶事。
  翻译中需要考虑的另一个when和where就是原文和译文存在的时空差异。如果这篇文章翻译为法文,可能就不需要对Harrods、perma-tans、Escher print等中国读者可能不熟悉的事物作任何解释。如果中国还处在40年前的发展状况,可能还需要解释Kobe beef(这里的牛肉有什么特别)、Russian caviar(鱼子酱有什么好吃)、tea rooms(茶室怎么会卖吃的)、gleaming ice crystals(那时还没见过售卖冷藏食品的柜台)。
  即使在今天的中国翻译这篇文章,如果对读者的假定不同[3],对某些概念的处理方式就会有不同。比如,如果假定读者是对西方文化相当了解、紧跟时代潮流的时尚青年,则Harrods 、perma-tans 、Armani loafers 、Penney’s leggings 、M&S t-shirt可能就不需要任何解释。如果假定读者是普通的中国大众,包括中老年人,他们甚至可能不知道什么叫comfort zone,?100值多少钱,更不用说Irish代表了什么。
  How
  How是指作者的文体特点:是正式,还是随意;是严谨厚重,还是轻松活泼;是正式文件,还是人物对话。同学调查认为[4]:
  Conor Pope整体写作风格非常风趣幽默,他所写的话题非常贴近生活,语言也平易近人,敏锐的观察力和精妙的用词能够抓住读者的注意力,因此是非常受欢迎而且很高产的撰稿人。Pope在回顾6个月的专栏写作体验时[5],点出了他写作的源泉,即从小事中发现生活的闪光点,其中还专门提到竞赛使用的这篇文章:
  从这一段中可以体会出,Pope擅长从生活的琐碎中提炼有益的感受,并用灵动的文字传递给读者,以小见大,这也是读者喜爱他的原因。
  了解到的作者的语言风格,就需要在译文中尽量再现这一风格。比如:
  We were directed to the tea rooms and after more wrong turns, found a brassy lift which agreed to take us there.
  其中的agree to,就是拟人的表达方式:电梯无法agree。译文平铺直叙,意思虽然不错,但失去了一点点趣味:
  我们被指向咖啡茶点零食部,又转错了几个弯,然后发现了一个古铜色升降机,终于把我们带到那里。
  按照原文的拟人方式翻译,会更为有趣:
  虽然问到了去茶室怎么走,我们还是走了些冤枉路,才找到一部黄铜色电梯愿意载我们过去。
  Another Why
  翻译中译者可能困惑,作者作为消费者权益?;ち煊虻募钦?,此次哈罗德之行是有意安排的,还是误打误撞?从上文的调查中可知,作者逛哈罗德非专程安排,而是带家人闲逛,无意中进入。实际上,如果是故意安排的,作者也许就不会感到窘迫了。因此,译文使用的字眼如果暗示这是一场故意安排的活动,就不准确了。
  比如:We headed for the food hall.译为“我们向美食厅走去”没有问题,但译为“第二站,我们准备前往食品大厅”,就暗示这是一场安排好的活动。实际上,如果看看这篇文章的全文,原文是The Popes had to eat so we headed for the food hall.完全没有这种暗示,也从一个侧面说明这不是安排好的活动。
  About What
  本文描写作者作为普通工薪阶层,带领全家逛商场,误打误撞进入面向富有阶层的哈罗德商场后的经历和心理感受,尤其是作者当天还穿了一条与高雅的购物环境格格不入的短裤。
  译者除了对写作内容有宏观把握外,还需要理解原文的每个细节,比如前文提到的中国读者可能不了解的概念(Harrods 、perma-tans等)。另外,由于译者的英语并非母语,普通的语言表达也可能需要调查才能理解,并需要仔细斟酌原文含义。比如,
  After several wrong turns, which took us repeatedly through a diamond hall maze where staff looked through us, I had to do a thing I hate doing.
  其中的look through,参赛者有两种理解,一是对我们视而不见,二是注视着我们,可谓截然相反。但如果查英语词典,可以看到明确的解释:
  If you say that someone looks through another person, you mean that they look at that person without seeming to see them or recognize them, for example because they are angry with them or are thinking deeply about something else.[6]
  再比如,
  “I’m not feeding my children Kobe beef or Russian caviar,” I muttered as I swerved us past heavy marble counters groaning under the weight of gleaming ice crystals and a meat counter offering a platter of “baby chicken, half duck, lamb cutlets and Merguez sausage” for ?100.
  其中的swerve是指to turn aside or be turned aside from a straight course,言外之意是看到这么贵的食物,不敢在旁边停留,生怕那个孩子哭着闹着要吃,所以带领家人火速绕过,而不是简单的“经过”,更不是“突然转向”这个柜台。
  Minor royals的理解也是五花八门,比如“皇室”“小皇室”“皇室小贵族”“ 皇室小成员”“少数皇家贵族”“ 皇室成员小孩们”“ 皇室幼童”;准确的译法包括:“王室远亲”“ 皇室七大姑八大姨”“ 皇亲国戚”“ 王室旁系成员”等。
  Act local, think global
  译者最主要的能力是宏观思维能力。前面关于作者和写作背景的调查研究,都是为了从宏观上把握一篇文章。即使翻译的委托人没有提供任何信息,译者也有责任进行这些研究。
  宏观思维能够使译者在遇到微观问题时,根据对宏观背景的把握,作出正确的判断。比如:
  Armies of perfectly made-up women looking like – I imagine – Kardashians struggled with bagsfrom designers so exclusive I’d never even heard of them.
  其中的struggle with到底是买包太多,招架不住,还是面对不同牌子的包包,心中纠结,不知道买哪一个?参赛者两种理解都有。
  从宏观背景考虑,这些俊男靓女手都是出手阔绰的土豪,不在乎花钱多少,因此,无论看到多少满意的手袋,都会不论二三统统买下,而不会纠结于到底要哪个。因此,struggling with解释为买包太多拎不动可能更有道理。
  另外,后文还提到了包(不在节?。?,是作者讽刺那些来哈罗德购物就是为了拎着购物袋到处炫耀的人:
  Despite my outrage, I resolved not to leave without buying at least one thing for at least one of my little girls. I settled on a teether for a tenner. After chatting amicably with the woman at the till I collected my receipt, put the teether in my skanky shorts pocket and left.
  “Where’s the bag,” my better half asked as we headed towards the Knightsbridge Tube Station.
  “Oh, I didn’t bother with one,” I said.
  “You didn’t get the bag? Everyone gets the bag. What is the point of shopping in Harrods if you don’t get to walk around with the bag afterwards?”
  此处的包,一定是购物袋。由此可以推测,女士们购买的手袋,也一定是装在购物袋里,她们拎着的大包小包,也一定是购物袋,里面装着名牌手袋。
  Translators are also writers
  翻译是一种写作形式,只不过表达的是作者的思想。因此,译文要尽量摆脱原文结构和用词的影响,最大限度照顾译入语语言习惯。比如,
  We headed for the food hall. “I’m not feeding my children Kobe beef or Russian caviar,” I muttered as I swerved us past heavy marble counters groaning under the weight of gleaming ice crystals and a meat counter offering a platter of “baby chicken, half duck, lamb cutlets and Merguez sausage” for ?100.
  译文1:
  我们朝美食馆走去?!拔沂遣换岣业暮⒆映陨窕H饣蚴嵌砺匏褂阕咏吹??!钡蔽颐羌弊渚虺惺茏派了傅谋е亓慷胍髯飨斓某林氐拇罄硎裉?,和一个提供一种要价一百英镑的“雏鸡,半只鸭子,羊排和梅尔盖兹肉肠”套餐的肉类柜台时,我小声地咕哝道。
  这一译文虽然意思基本正确,但句子结构没有完全转化为中文结构,因此读起来不够流畅。下面这两种译文,就完全符合汉语行云流水般的叙事方式:
  译文2:
  我们来到餐饮区?!拔铱刹桓⒆映允裁瓷窕H饣蛘叨砺匏褂阕咏??!蔽乙槐哙洁煲槐甙岩患易哟映脸恋拇罄硎裉ㄅ砸?,柜台仿佛被一堆堆亮闪闪的冰晶压得喘不过气。
  译文3:
  我们朝着美食厅走去?!拔也挪换岣⒆映允裁瓷窕H?、俄罗斯鱼子酱”,我一边低声咕哝着,一边领着家人绕过那些沉甸甸的大理石柜台,上面堆砌着的闪闪发亮的碎冰块儿,压得柜台暗自呻吟。

 
返 回
翻译公司相关翻译资讯信息:
语言服务企业翻译项目管理视角下的应用型翻译的忠实观  

金融数字翻译口译技巧  

做口译的十条禁忌  

贾平凹:我的作品比较难翻译  

外交天团的“呵呵”,要怎么翻译?  

翻译的根本问题是什么?  

瑞科翻译公司
翻译咨询
点击在线咨询
瑞科上海翻译公司
电话:021-63760188
021-63760109
电邮:nj@www.zvjbb.com.cn
地址:上海市中山南路969号谷泰滨江大厦12层
瑞科南京翻译公司
电话:025-83602926
025-83602369
电邮:info@www.zvjbb.com.cn
地址:南京市红山路88号常发广场3号楼825-829室
 南京翻译公司 | 招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服务区域 | 网站地图 | 瑞科翻译(新版)
瑞科翻译公司专注翻译16年,是一家专业的人工翻译公司,潜心打造优质翻译服务品牌!
©2004-2019 LocaTr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瑞科(上海、南京)翻译公司所有        沪ICP备09017879号-4